手表就像一面鏡子,你是什么樣的人,就會選什么樣的表。


所以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過這樣的想法,擁有一塊完全屬于自己的手表??稍诒姸嗟钠放?、繁雜的系列中,不一定就能找到完全符合心境的那枚,畢竟作為大規模量產商品,企業家們只會選擇最中庸的方案。

于是我們中有人學會接受不完美、有人決定繼續等待,而今天要和大家介紹的"饒寬",選擇了一條最為艱難的道路,"從表迷到獨立制表師"。在他親手制成的手表里,藏著他走過的路、讀過的書。



對于"饒寬"的本名,廣大表友可能并沒有聽說過,在網絡上,"饒寬"的網名"觀其表里"和"Chlogan"更為被熟知一點,其是國內專業性鐘表論壇"名表通"的版主之一。出生于廣東汕頭的他早年就出國留學,先在全球排名前10的Imperial College London英國帝國理工學院獲得了"材料工程學"學士學位,后進入全球"藝術與設計類"第一的Royal College of Art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研修"產品設計"。



可以說,饒寬并非專業制表學校出身,鐘表目前只是愛好而已。出于對鐘表的濃厚興趣,在21歲,也就是尚在帝國理工學院讀大學時,他成立了屬于自己的小型工作室,并做出了他的第一個作品"Orca虎鯨"。



這枚腕表最大的特色在于機芯,其中央夾板外形乃"虎鯨"狀,采用935銀制作,并噴砂打磨。而條夾板使用德國銀材料,即鎳白銅,輔以采用日內瓦波紋,基板飾以小顆粒的珍珠圓紋。在特定光線下,因為材質和表面處理方式的不同,會產生明暗對比效果,加之具象的板路造型,仿佛就像魚躍海面、激起浪花一般。



當然,這種夾板造型擬物化的設計并非首創,在懷表上早已出現過。比如萬國就在二十世紀初推出的Cal.71及Cal.72兩款機芯,其夾板造型呈翹起的魚尾狀。饒寬的第一個手表作品正是沿襲了這一設計風格,并做了更為具體的造型表達和機芯裝飾打磨搭配。



時隔一年后,饒寬拿出了他的第二個作品"Iceberg冰山"。相較于之前的"Orca虎鯨",展現了更多他自己對于手表的理解和態度。

得益于"材料工程"的學習經歷,饒寬在37毫米的925銀表殼上依舊采用了3D打印工藝,表耳的線條上可以做得更加地柔化,其內外兩側都是弧線,而常規的表殼都是采用外側弧線、內側直線。



表盤由德國銀材質制成,而非常見的黃銅,其制作的工藝和方式也與眾不同。整個表盤其實由兩塊德國銀片拼接而成,外側采用環形拉絲,內側采用縱向拉絲,當佩戴于手上時,會隨著手腕的轉動而產生明暗變化。表盤刻度采用了流行于上世紀20.30年代的"Sector Dial",細條形刻度恰好由內外兩塊德國銀板的交接線條連接。而刻度本身也非常見的印刷制成,而是先雕刻出凹槽,然后使用發黑液填涂,最后加溫氧化變黑而成,類似于古董表上的"燒青"工藝。



這塊"Iceberg冰山"采用小三針設計,為了背面機芯板路、擒縱的合理布局,小秒針位于9點鐘位置。同時又為了平衡小秒盤,在對稱的3點鐘位置也有一個同樣的圓形造型,在這個圓內,標注有"Unipush Escapment"、"P.01"、"Patent Pended"、"Prototype"字樣。

可以說,整個表盤造型的一步步調整完全是為了機芯板路、擒縱。而這枚腕表最大的特色和之前一樣,也正是在于機芯。



初看這枚機芯,我想大多數的表友一定會感覺很奇怪,因為其造型完全不同于現在我們所常見的表款。

饒寬在第一款作品"Orca虎鯨"的基礎上做了進一步的推進,希望機芯夾板不單單是為了固定齒輪,而是能作為圖形來表達思想和內容。整個機芯的夾板分為三塊,一個發條夾板、一個擺輪夾板、一個輪系夾板,基板的外輪廓乃帶弧線的三角狀,寓意為"Iceberg冰山"。

同時整個機芯的表面處理方式也不同于常見的表款,沒有日內瓦波紋、沒有珍珠圓紋,整體為霧面噴砂,看上去非常像是未完工的毛坯機芯。而這反而卻是饒寬最終想要呈現的外觀,他所想要體現的是"Iceberg冰山",如果加上了繁雜的打磨,線條過多,就不是"冰山"了。



如果大家觀察得夠仔細,就會發現這枚機芯夾板略有不同,它是沒有螺絲固定的!在制作第一款作品"Orca虎鯨"時,虎鯨的頭部和尾部各有一顆螺絲,非常影響整個圖案的整體感官。所以在這一款"Iceberg冰山"上,饒寬采用了隱藏設計,正面看不到一顆螺絲,夾板上僅僅保留紅寶石軸承。同時為了展現光影效果,三角形的冰山夾板只有一邊是做了明亮倒角,而另外兩邊是沒有的,仿佛就是陽光下的反射,有明有暗。



當然,如果僅是做到了冰山的外觀造型,或者是將冰山的造型做得更完整,那饒寬這枚腕表其實和他的首塊作品"Orca虎鯨"沒啥實質性區別。說有趣,也只是外觀上的有趣。

而在第二款作品上,除了表象的"冰山"造型以外,在"冰山"之下還隱藏著巨大的奧秘。就像詞語"冰山一角"的釋義,事物所暴露出來的只是它的一小部分。



在這枚"Iceberg冰山"上搭載了一種由饒寬所研制的全新擒縱"Unipush Escapment",中文譯為"推力擒縱"。

擒縱是機械手表里面很重要的一個部件,因為大部分的機械計時儀器都是依靠游絲擺輪 或 擺錘來做周期性運動。而擒縱的作用就是把"左右來回"的周期性運動 轉化為"單一方向"的運動?,F在市面上常見的擒縱乃Lever escapement杠桿擒縱,其由Thomas Mudge在1755年發明,因為簡單、可靠后成為幾乎所有品牌的標配。

但是這種杠桿擒縱存在著不足,那就是它將"轉化方向"和"傳遞力量"這兩個運動步驟集于一體,同時擒縱叉和擒縱輪所接觸的方向有角度差,所以大量的能量在這里被浪費,導致手表的動力儲存時間變短,同時產生了摩擦損耗。

所以在擒縱的改進研發上,主要有三個方法。第一是將"轉化方向"和"傳遞力量"這兩個運動步驟分開,減少重復的力量傳遞,沒有重復的力量傳遞,就沒有多余力量消耗和磨損;第二是減少擒縱叉和擒縱輪的實際接觸面積和距離,面積和距離越小,能量消耗和磨損就越??;第三是盡可能讓擒縱叉傳遞力量的方向和擒縱輪的方向一致。

而饒寬所提出的"Unipush Escapment"推力擒縱正是基于這三個方法而研制的。在之前的杠桿擒縱上有兩擒縱叉瓦,一個擒縱叉瓦同時要負責兩個運動步驟,總共四個步驟。相當于是(轉化方向+傳遞力量)+(轉化方向+傳遞力量)。

而推力擒縱將這兩個運動步驟給拆分開,每個擒縱叉瓦只負責一個步驟,其上的三個擒縱叉瓦分別只單獨負責"轉化方向"、"轉化方向"、"傳遞力量"。兩個負責"轉化方向"的擒縱叉瓦雖然和擒縱輪有接觸,但是并沒有力量的傳遞,所以能量的消耗和摩擦降到了最低。而剩下的一個擒縱叉瓦只負責一個步驟,即"傳遞力量",同時擒縱齒旋轉時的方向和這個擒縱叉瓦的方向是一致的。就像推火車一樣,推的方向和軌道走向一致,那就很省能量和降低摩擦。



所以取名為"Iceberg冰山",不單單是機芯夾板造型像冰山,更深層次的意味是冰山下面暗藏的"Unipush Escapment"推力擒縱。為了展現這一全新的擒縱設計,饒寬特意將擺輪的頻率將到了14400次/每小時,因此我們不僅可以看見背面的特殊擒縱運動,而且正面的秒針是"二分之一"跳秒。在擺輪部分,"Iceberg冰山"采用了低密度的鈦合金材質制作,以減少運動對于低擺頻的干擾,同時使用無卡度設計,利用四個可以旋轉的砝碼來調整精度。

而這一"Unipush Escapment"推力擒縱由饒寬本人發明,專利正在申請中,表盤3點鐘上的"Patent Pended"正是此意。



和習武一樣,制表其實也有很多不同的流派。有的品牌注重走時精度,有的在意機芯打磨,有的關于外觀設計。而在國內,受傳播的影響,絕大部分表友都"死磕"精度和打磨。但實際上對于機械表而言,精度和打磨現在只是評判其價值的標準之一。

比如以機芯打磨而著稱的Philippe Dufour,其和Robert Greubel、Stephen Forsey一起對Michel Boulanger進行教學培養,最后做出來的陀飛輪手表反而沒有日內瓦紋、沒有珍珠紋、沒有倒角。因為其閃光點不在精細的打磨,而在古老的傳統手工制表技藝。



可能是因為早年英國留學的經歷,和大部分的制表技藝都自學于英國制表大師George Daniels的著作《Watchmaking》,所以饒寬所選擇的制表路線很非主流。對他而言,可能古拙的外形下面藏著一顆不一樣的芯反而更有價值。

就像文章開頭說的那句話,手表就像一面鏡子,你是什么樣的人,就會選什么樣的表。饒寬他自己有什么樣的價值觀,就會做出什么樣的表。



2022-08-29 10:28:03
很贊哦!
冰山 方向 夾板 機芯 力量 造型 手表 設計 運動 同時 制表 作品 步驟 兩個 常見 推力 表盤 只是 外觀 擺輪 手沖咖啡和咖啡機區別 勞力士 手表 精品咖啡豆 云南咖啡 手磨咖啡 花魁咖啡 耶加雪菲 瑰夏咖啡 咖啡豆 咖啡 咖啡豆 腕表 咖啡網 奧斯卡 精品咖啡豆 手表 手磨咖啡 OMEGA 時尚品牌 花魁咖啡 咖啡 咖啡網 手沖咖啡和咖啡機區別 手磨咖啡 云南咖啡 OMEGA 香港 歐米茄 時尚品牌

掃描關注好物時尚志微信公眾號,第一時間獲取內容更新動態

轉載請說明來源于"好物時尚志"

本文地址:http://www.buylinkedendorsements.com/a14322

0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日韩一区二区

          <acronym id="bzxtt"></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