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bzxtt"></acronym>
        1. 好物時尚志

          你有所不知的隱藏版制表大師

          發表于:2023-04-11 作者:創始人
          Goode-China好物時尚 2023年04月11日報導你有所不知的隱藏版制表大師,鐘表歷史的發展,從來都不是僅有一位或兩位制表師所寫下的,但毫無疑問整個鐘表技術發展腳步,多少深受了幾位重要的制表大師的啟發,但有一個人對后世機械結構創作上影響深遠,卻在過去一百多年不為眾人所知。鐘表技
          Goode-China好物時尚 2023年04月11日報導你有所不知的隱藏版制表大師。

          鐘表歷史的發展,從來都不是僅有一位或兩位制表師所寫下的,但毫無疑問整個鐘表技術發展腳步,多少深受了幾位重要的制表大師的啟發,但有一個人對后世機械結構創作上影響深遠,卻在過去一百多年不為眾人所知。


          鐘表技術在18世紀發展飛速,那段時期誕生了許多位重要的制表大師,最為人所熟知的應該就是寶璣大師,其他還有如Abraham-Louis Perrelet、Jean-Antoine Lépine,以及Ferdinand Berthoud。而這幾位活躍于18世紀的制表大師,前兩位都有后人以其名重新建立品牌,卻只有Ferdinand Berthoud在無限的沉默中,逐漸被遺忘。


          制表大師Ferdinand Berthoud費爾迪南·貝爾圖(1727~1807)

          兩年前Chopard蕭邦宣布成立全新Ferdinand Berthoud大師同名品牌,并推出第一只手表時,或許被部分人士誤解是在消費大師之名,其實造訪過蕭邦總廠的人都知道,在蕭邦總廠閣樓里展示有許多珍貴的古董時計,其中包括了多款早期Ferdinand Berthoud的古董鐘表作品。而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個人一直欣賞Ferdinand Berthoud大師的才華,收藏的行列中就有十幾件其精彩作品。這次耗時將近10年、將大師之名重生的計劃,也真的開啟了眾人對于Ferdinand Berthoud大師重新認識之路。


          蕭邦總廠的閣樓展示許多古董時計

          "我實在不能接受如果這樣一位制表大師的名號,以一個不合適的方法重生在大家面前。我想如果要在腕表作品上重現他的創意,我們應該可以做到更極致。"買下了Ferdinand Berthoud大師名字時,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根本還沒想好該怎么開始創作同名腕表,于是招兵買馬集思廣益,組成了五人的專屬小團隊,經過整整三年的構思、研發與制作,一枚以制表大師Ferdinand Berthoud為名的一號腕表作品誕生。


          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既是一位古董愛好者,也藏有許多古董時計。

          Ferdinand Berthoud在蕭邦手中重新以全新制表品牌的身份推出新作,而開始受到眾人的關注。在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推動下,這位于18世紀專事于海事船鐘與懷表的制表大師不僅名字與成就重新受到矚目,經過十年的長考與研發,以Ferdinand Berthoud之名發表了首只腕表作品:FB 1精密計時腕表。



          FERDINAND BERTHOUD FB 1精密計時腕表。

          Ferdinand Berthoud出生在18世紀中期的瑞士山區小鎮,在法國國王路易十五、路易十六以及拿破侖在位時期,承擔與英國制表抗衡的重要任務,在海上時計與懷表精準時計的技術上,扮演著極為重要的關鍵角色。Ferdinand Berthoud留下有許多重要的鐘表技術理論著作,撰寫過兩卷《鐘表隨筆》、《時間測量史》、《測量經度之鐘表專論》這類對后輩制表師影響甚深的著作,他甚至是當時唯一被法國皇室封為"制表大師"頭銜的瑞士籍制表師。


          《鐘表隨筆》是Ferdinand Berthoud留下的重要著作之一。

          在Ferdinand Berthoud的成就中,最為人所熟知的是他在海事航海鐘方面的專長研發,他的制表生涯與航海技術發展緊密,曾受任法國海軍前往倫敦測試Harrison所制造的航海鐘。Ferdinand Berthoud大師留下的作品也大多是海事艦艇使用的船鐘。


          大多數Ferdinand Berthoud留存至今的作品多為海事船鐘為主。

          他在18世紀中期打造過許多成功的航海鐘,尤其是知名的N°6和N°8航海鐘,協助法國海軍在海事防御上的精準航行,受到法國皇室的高度贊賞與肯定。即便是到了近代,仍有許多制表師深受Ferdinand Berthoud的啟發與影響,如Michel Parmigiani、Denis Flageollet便曾公開贊揚過Ferdinand Berthoud在制表發展中的重要性。


          Ferdinand Berthoud打造的N°6航海鐘。

          2016年的瑞士日內瓦高級鐘表大賞GPHG最重要的獎項:金指針獎,頒給了Ferdinand Berthoud的一號腕表作品FB 1。這個自2006年開始的重生計劃,一直躺在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抽屜里頭,多年后他才決定以秘密方式進行這個重生計劃,他在蕭邦L.U.C團隊里找出獨立的研發小組,并加入一、兩位外援成員,保持最少人知道這個秘密計劃,甚至在表廠里,計劃進行成員相互之間都秘密稱呼此為計劃〝P〞。


          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為Ferdinand Berthoud組建了獨立研發小組。

          在Ferdinand Berthoud大師作品中,他專事于大尺寸的船上用鐘,后期漸漸地挑戰更小尺寸可以立于桌面的船鐘,由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一手主導組成負責的專屬團隊,長期研究Ferdinand Berthoud大師的所有海事鐘與懷表作品,歸納出了Ferdinand Berthoud作品的幾個特質:立柱式的機芯結構、芝麻鏈恒定動力系統、精準擒縱結構的必要以及規范式指示的面盤設計,這些特點都源自于大師所制作的海事鐘。


          N°6航海鐘的立柱式機芯結構。

          創作FB 1這枚腕表,從一開始就很難想像應該怎么做,畢竟Ferdinand Berthoud大師留下的作品多為海事艦艇使用的船鐘,以及少許的懷表作品,要轉化靈感為腕表尺寸與設計,幾乎難以下手。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從一開始就堅持第一件作品就應該往高復雜機械結構方向前進。遵從大師的創作靈感,又要將復雜結構創意體現在腕表機芯里,FB 1在腕表機芯建構上創下了幾個史無前例的設計。


          FB 1精密計時腕表擁有多項專利革新設計與結構。

          1

          首創立柱式腕表機芯結構


          立柱結構在海事鐘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設計元素,在海上船艦上使用的時計鐘常常因為風浪而處于擺蕩方位,因此海事船鐘多半有活動懸吊裝置固定在船鐘的兩側,而立柱式的機芯結構也有助于外力震蕩帶給機芯的沖撞減緩,這一特質也成為了FB 1精密時計搭載的機芯中一個重要的特質。


          FB 1精密計時腕表搭載的機芯采用了立柱結構。

          Ferdinand Berthoud第一號作品FB 1腕表搭載的FB-T.FC手動上鏈機芯,將所有的輪系懸吊在立柱式的夾板與柱狀軸之中,所有機芯內的復雜機械結構裝置都以懸吊的方法固定在兩個夾板之間,其中包括了芝麻鏈恒動力系統以及中央大秒針陀飛輪裝置,甚至還有一個全新的活動式錐形動力儲存顯示結構。


          FB-T.FC手動上鏈機芯將輪系懸吊在立柱式的夾板與柱狀軸。

          2

          懸吊式芝麻鏈上鏈結構


          早期Ferdinand Berthoud大師創作的海事鐘作品也可常見芝麻鏈的使用,其為確保海事鐘在長程航行中能擁有均等的動力輸出以免影響走時的精準表現,在FB 1精密時計這款腕表所搭載的FB-T.FC手動上鏈機芯中,也加入了這一復雜裝置,全數零件由蕭邦L.U.C.機芯廠制作,因為機芯內立體柱型結構的設計,整體芝麻鏈裝置呈現懸吊方式固定,也是首度出現在腕表機芯設計里的創舉。


          FB 1精密計時腕表搭載有制作繁復困難的芝麻鏈結構。

          3

          獨一無二的錐型動力儲存顯示裝置


          為了配合芝麻鏈結構中寶塔輪的形狀結構,動力儲存的讀取方式特別開發出一個直接鏈接發條盒的錐型立體裝置。其結構中最重要的零件是一個錐型的"讀取"器,這也是FB-T.FC手動上鏈機芯最特殊的裝置之一,其實更可以追溯至Ferdinand Berthoud大師在創作過程中的歷史軌跡。


          FB-T.FC手動上鏈機芯內設計了一個特殊的立體錐形動力儲存顯示結構,借由特殊形狀的紅寶石探針讀取動能狀態。

          從芝麻鏈恒動力上鏈裝置到立體錐形動力儲存顯示結構,再加上一個陀飛輪裝置,集中在直徑35.5毫米、厚度8毫米的機芯空間里,且全數包括游絲皆為自制零件,并由Ferdinand Berthoud專屬的制表師獨立完成組裝。在機械復雜度與創意度方面,FB-T.FC手動上鏈機芯的確展示了一鳴驚人的種種實力。


          研發多年的FB-T.FC手動上鏈機芯在結構與技術上皆有所突破創新。

          但海事鐘在功能性上最重要的一點,便是精準度,這也是蕭邦聯合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在指導FB 1精密計時腕表研發方向時的其中一個準則,也是FB 1精密計時腕表技術突破的難度之一。所謂精準度(Chronometry)可以分為兩種概念,一個是精確的閱讀時間設計,另一個就是最重要的:走時精準度。從Ferdinand Berthoud大師過去的作品很清楚的看到,他非常重視面盤上時間的精確可讀性,因此FB 1精密計時腕表堅持加入了中央大秒針的指示,由陀飛輪框架直接驅動,突破了所有陀飛輪針對秒針指示的設計,并且FB 1精密計時腕表亦取得瑞士天文臺C.O.S.C.的精準度性能認證。


          大型中央秒針亦是致敬海事鐘的必要設計,提供更精確的判讀時間。

          目前Ferdinand Berthoud的精密腕表只能在蕭邦精選的全球少數通路販售,FB 1精密時計陀飛輪腕表,在特殊八角形的表殼設計下,表殼側邊還開有視窗可觀看機芯立體結構,并體型控制在適宜佩戴的44毫米尺寸(1公分左右厚的表殼),此腕表不管在機芯的整體創新度,以及結構上的復雜邏輯,甚至在閱時性與精準性能,都讓人驚嘆失語,其獲得日內瓦高級鐘表大賞的金指針獎也當之無愧。


          Ferdinand Berthoud重生后的第一只作品:FB 1精密計時腕表,便獲得了2016年日內瓦大獎年度最重要的金指針大獎殊榮。

          Ferdinand Berthoud一生都投注在精密海事時計機械結構,其留下的著作與鐘表作品皆為后代研究機芯的重要知識遺產,以這樣的方式重生如此大師創作,FB 1精密時計陀飛輪腕表無愧此名。

          本文為轉載,不代表 世界立場。

          2022-05-11 11:03:55
          0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日韩一区二区

                <acronym id="bzxtt"></acronym>